深度解析——黄道周书法的“傲骨笔法”,根源何在?

编者按:黄道周书法研讨虽然在学界已形成必定的范围,但是黄道周章草书法的研讨却十分欠缺,原因重要在于黄道周章草作品的稀疏。从书法史上看,明代书风因受赵孟頫影响,前期流派往往笔下缺乏骨力,缺乏魏晋精髓,而黄道周可谓是超出唐宋、直追魏晋的第一人,以富有刚健精力的章草为明末书坛注入一股赌气,同时为后世章草的发展起到要害作用。

此为【章草专题】之第4篇。——“书法入门”独家奉献;转载敬请注明出处。

黄道周(1585~1646),福建漳浦人,字幼玄,号石斋。生于明万历十三年(1585),天启二年 (1622)中进士,历任崇祯朝翰林院编修、詹事府少詹事,南明弘光朝礼部尚书,隆武朝内阁首辅等职,后募兵抗清,被俘不屈,于隆武二年(1646)捐躯于南京。乾隆四十一年(1776)谕文以其操行称“立朝守正,风节凛然,其奏议大方极言,忠荩溢于简牍,卒之以身殉国,不愧一代完人”(《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谕文》);道光五年(1825)清廷将黄道周请入孔庙从祀。

黄道周是明末大儒,有名的理学家、经学家和书法家,时人徐霞客盘数天下名流时,称“至人唯一石斋,其字画为馆阁第一,文章为国朝第一,人品为海宇第一,其学问直接周孔,为古今第一”,这里所称道的重要包含黄道周的字画、文章、人品与学问。

作为一代大儒,黄道周的人品学问确切堪称古今海宇之少有,所谓学问直追周孔,即指黄道周以六经救世,重拾经世致用的儒家精力,特殊是其学术生活的后期,兼容并跨越汉宋,回归六经,直追周孔。以其礼学为例, “全部明代的《礼记》学,可以称道者唯有黄道周的《礼记》五解”;而黄道周的文学创作与文学思想在明末时代,也具有必定的影响力,“明末有名文人如张溥、吴伟业、吴应箕皆曾问业于黄道周,陈子龙、夏允彝、艾南英、钱澄之等则为其门生弟子”,应当说徐霞客称颂黄道周的文章为全部明代第一,此虽非定论,但不是没有依据。而在书画艺术方面,徐霞客的评价则是将范畴缩到了最小,以为是朝上翰林之最,这一点可能受到古代知识分子对学问的观念的影响,因为黄道周也自称“作书是学问中第七八乘事,切勿以此关怀”。

不过从总体上看,当下学界对黄道周的研讨,盘踞最大分量的却不是在其文章、人品或学问方面,而是黄道周的书法。关于黄道周的书法研讨,学界已形成必定范围,涉及黄道周的行草书、草书、楷书、隶书以及书学思想等,并且近五年接连发生七八篇关于黄道周书法研讨的硕博士学位论文,可以说学界对黄道周书法的研讨蔚为大观。

但是,在现有的黄道周书法的研讨当中,唯独缺少对黄道周章草的专门探讨。事实上,黄道周章草同样极具艺术价值,并且在书法史上具有主要位置。所以本文正是以此作为切入点,对黄道周章草书法的作品现存状态、取法与起源、作风与特点、在书法史上的位置等相干问题展开阐述。

|一|

黄道周章草作品的现存状态

学界之所以尚未有对黄道周章草专门的研讨,重要原因还是在于黄道周章草书法自身的问题。

在黄道周众多书法作品当中,纯洁意义上的章草作品极少。侯真平先生所考证的黄道周书法作品中,厘定出行草、行书、草书、楷书、小楷、行楷、隶书、隶楷、行草等,唯独没有章草书法,阐明了黄道周章草作品的稀疏。由于作品本身数量的缺少,直接导致学界对黄道周章草研讨的不足。

但是,我们说黄道周章草作品稀疏,并不是说黄道周没有章草书法。黄道周自身对章草书法的创作是持有深入认识与看法的,他在《书品论》中说道:“楷法初带八分,以章草《急就》中端的者为准。《曹孝女碑》有一二处似《急就》,只此通于古今,徐或远于同文耳”,“草书以欧阳询初集右军《千文》为第一,怀素最下。章草晋魏以下无复佳者,张康、陆云所存不多。时人唯有云间周思兼备臻妙旨,今久不可得。吾乡谢光彝章草亦足名家,晋江黄大司马时亦为之,然多葛龚,不尽公手”,可以看出,黄道周并非不器重章草的艺术。

那么如何才干从黄道周的书法当中展开对其章草的研讨呢?在黄道周众多的书法作品当中,最接近章草作风的应当是《长安偶作九 首》、《舟次吴江诗册》等作品;或者说在这些作品当中,体现了章在行中、章在草中的特色。

如图:

图 1 《长城偶作九首》及第一首

信有拔山力,难开径寸心。

才穷应语命,愁至尚能吟。

学道师聋哑,安身宝陆沉。

廿年尘出事,一一马头寻。

《长安偶作九首》是黄道周书法作品中最有章草意味的作品,可以将其视为黄道周章草艺术的代表作。这一书法作品的用笔挺取魏晋,其间带有浓重的隶书意味,点画平铺直叙,使转自如。总体上说,黄道周章草以转为圆,书写以手段带动,整体笔画一气呵成,圆润、厚重、丰满,富有弹性;并且结字奇趣,显明继承了皇象、索靖的章草作风。

图 2 《用法次吴江诗册》

此外,黄道周的章草大多须要在其他书体中窥见,即所谓章在行中,章在草中。而《舟次吴江诗册》这一幅作品的章草笔意堪称最浓,结字与《长安偶作九首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总体上看,《舟次吴江诗册》点画右下落笔,顿后提笔,有时会露出高低笔连带的虚尖;横画起笔以露锋或逆锋为主,收笔以磔尾来表示厚重感;竖画多藏锋,笔尖盘旋后顿笔再行,但也搀杂一些“空抢”入纸的竖画,“顿笔—折笔—行笔”一气呵成,最后驻笔提收。

而最明显的特色体现在折画和捺画上,折画一波多磔,节奏感强烈。捺画以夸大的磔尾和小磔尾的形态来浮现,夸大的磔尾露锋起笔,右下入纸重顿后提笔。小磔尾形态较为明快乐泼一些,露锋出笔后直接重顿再将笔尖挑出去。

尽管黄道周章草书法作品稀缺,但是这并不妨害我们对其章草艺术的研讨。由于黄道周章草书法表示出的章在行中、章在草中的特色,我们在下文对其章草艺术的取法与起源、作风与特点的探讨,将以章草艺术为中心,旁及黄道周的行、草、楷等书体。

|二|

黄道周章草的取法与起源

黄道周在楷书、隶书尤其是行草书的艺术创作方面,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其楷书直逼钟王,遒媚劲健,打破了二王为宗的传统帖学途径,从书法史上看,为书法的发展注入了一股新的气味,同时也为碑学的兴起奠定了基本。

其行草书气概磅礴,大气恢弘,转变了晚明书坛俊朗飘逸的风味,对社会风尚的变更起到了必定的作用。而黄道周的章草同样也是不协流俗,有其自身奇特的作风和意义。那么,当我们追寻黄道周之所以形成奇特的章草 作风时,可以发明其学书是受到多方面影响的。

首先,黄道周的章草取法汉隶。

我们说汉代书学是后世书法各体发展的基本,历代章草的发展一样可以追根溯源至汉代隶书。正如余德全先生在《章草大典》中提到:“由于章草是从隶书演化而来的,有些字完整和行、草、楷书不同,绝对不是把上述‘蚕头雁尾’和右斜捺凝重的笔调参杂写成的,要参考前人的书迹,要有本有源,才不至于谬误。 ”

而黄道周章草最有特色的,就是捺画和勾。其捺画不似刀戟一般太露锋芒,黄道周章草的捺画显明还保存了汉隶的磔法——重顿后顺势右上平出。

正如其人一样,含蓄而有力气,丰满却又不失骨力,这恰好是继承了汉隶中直捺畅快直爽右下行笔,重按轻提;短捺短粗结实的特色,如图3的“史”字、图4的“蓑”字、图5的“良”字。

其勾将汉隶稳实的特色内化,不似飞箭一般直挺挺地挑出去,黄道周章草的每一个勾都将笔锋压住,然后拧笔转笔,再慢慢地轻挑出去。

竖弯钩在行笔至钩处,蓄力向上推出,如图6的“眠”字和图7的“何”字,最后的勾勒写法不是重按急出,而是藏锋起笔后转笔向下,最后捻笔管调中锋,边行边推笔出锋。

其特色是一方面体现了书风的朴茂,气概恢宏,另一方面也展示了活跃灵动的特质,富于风趣感。从这一点上看,黄道周的章草实际上是继承了汉隶稳重机动的特色。

其次,黄道周的章草取法魏晋钟繇、索靖、皇象。

有相干研讨已经提到,“章草范畴,历代未有人深刻,虽有元代赵孟頫,明宋克、祝允明写章草,或多自撰,往往不可取法。概因二王书法从情势上较为彻底地阻断了与隶分,章草之间的接洽,黄书远师钟繇,参以索靖草法,并而取得突 破”。

除了取法于汉隶之外,魏晋书家笔下的风度亦消化于黄道周章草的使转和洒脱当中。 这一点在黄道周《长安偶作九首》里有较为显明的体现,结字的多样(字势形态的活跃纵逸),用笔的变幻(笔锋的多变),都可以视为魏晋的风范。

《长城偶作九首》及第二首

矮屋宜欹枕,漏舟皆短蓑。

每逢今所恠,似是昔经过。

浩叹良吾浅,惊心奈若何。

橪香投现岸,小水莫兴波。

宋元明人之习章草,一般来说是以魏晋的章草为师,譬如元代赵孟頫、邓文原,明代的宋克,黄道周亦是如此。黄道周重要师法晋代索靖等人的章草,索氏的“银勾虿尾”为他所继承并有所创新;魏晋章草的横向伸拽、右上方拱起以及磔角等特色,在黄道周的章草中发明性地为其所用。

沙孟海先生也指出了这一点,说“(黄道周)参索靖草法,他也确是时时心仪章草,所以笔短意长,见于诸体书作。草书笔势稍纵,但仍以落笔方折运行圆劲的短线条为主,牵丝也不作过多夸大,故少见时人之缠绕”。

除了索靖之外,书法史上爱好章草的书家,从赵子昂、邓文原到宋克,他们笔下的章草基础上都跳不出皇象《急就章》的影响,到了黄道周这里也不例外。

黄道周章草作字,各字之间均不连累,笔划下笔尖细,重按后出挑,这些特色显然是从皇象书中而来的。此外,黄道周章草中方健的转折、欹侧多变的结字、朴拙的作风则来自钟繇,这与其学书之总体作风师于钟繇是息息相干的。

最末,黄道周的章草集各家之长。

从上文所引黄道周的《书品论》内容,可以看出其书风的形成远取汉魏两晋,并以此作为通古今之变的枢纽,再从旁汲取各代书家的养料,由此依根而生。

多采众长则更善,黄道周博取各家之长,远追魏晋,近取宋代名家。在此,我们以其受苏轼的影响为例。黄道周的章草由于受到苏轼的影响,结字常取斜势,其书法特殊重视取势,一幅作品中常常有大长撇、竖、横的呈现;在字与字的处置关系以及结字上,左旁偏出,右下角则趋于内收。

黄道周《行书手札》局部

总体上看,虽然黄道周把眼光放在了汉魏质朴古拙的书迹上,但二王“疏放妍妙”的传统帖学对黄道周也发生了很大的影响。正如清人秦祖永在《桐荫论画》中所说“黄氏行草笔意离奇超妙,深得二王神髓”。所以我们可以说黄道周章草中的“逸气”,就是从二王一路来的。

于是,黄道周章草作风的重要特色虽是质朴古拙,但在细微之处其实不难发明有二王的笔意,譬如点的呼应、细笔画的连带关系等。这一部分内容将在下文的剖析中详细展开。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