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泊明志心情淡泊明志

淡泊明志,安静致远

语出诸葛亮《戒子书》。时人厅堂悬挂书法,淡泊明志当是最高频的的选题之一,真草隶篆,诸体皆常。

书法尚古,用繁体是商定俗成。故「淡」字,大家都会写作「澹」。澹,水摇也(说文),也就是水波荡漾的样子。《广雅》训澹为安,更见心情。这心情的澹,较真的话写作「憺」更见传心达意,心情嘛,从心才确。

而澹,并非「淡」字繁体,淡也不是澹字简体。古本有淡,形声,《說文》:「淡,薄味也。」就是说淡为味淡,与浓(醲)对;澹为恬澹,与激对。

澹、淡本意有别,不过和稀泥的也不在少数。汉枚乘《七发》:「上有千仞之峰,下临百丈之溪;湍流溯波,又澹淡之。」澹淡连用,因二字意象有通。通象可以,通假也无不可。《吕氏春秋•本味》:「辛而不烈,澹而不薄。」此澹,淡也。又如宋苏轼《送俞节推》诗:「吴兴有君子,淡如朱丝琴。」此淡,澹也。所以淡泊明志这四个字,即便把澹写成淡,也不算是错别字。与澹有写心专字「憺」同,淡也也从心的异休写法:「惔」

后来人们嫌弃澹来淡去,本朝干脆把「澹」合并在「淡」字里。「憺」、「惔」、「倓」也作为异体字退出官方流通

不扯淡了,我们扯一扯「泊」

澹为水摇,泊则是水浅,引申为停泊。杜工部绝句「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」,即是。泊船自然在水中,从水好懂得,澹泊却是心情,澹都有个写心的专字「憺」,这泊为何不能从心?

其实啊,这个淡泊的泊,确本是从心,做「怕」。你没看错,就是怕怕的怕,然读bo2

怕,从心从白,白亦声。说文道:怕,无为也。司马相如《子虚赋》「怕乎无为,憺乎自持。」可见淡泊一词,若用原教旨主义的逻辑,应该写作「憺怕」。憺怕一词在词典多注音为dan pa,误!

而害怕的怕,是个假借字,本字为「怖」。可怖,在口语传播中逐渐白读为恐怖,遂以怕代之,可怖与恐怖,文白之别也。唐元稹《侠客行》:「侠客不怕逝世,怕逝世事不成。」怕代怖,是中古才产生的假借,若以上古书体如篆、古隶写「淡泊明志」,做「怕」才看法道,不然就嫌关公战秦琼了

唯一的问题是一幅「澹怕明志」的大作悬于头顶,就问你怕不怕

本专栏已签约出版商,转载请私。并请过路方家不吝指正